第1章 楔子

-

天佑人族,以武為尊。

乾元合道,弱肉強食。

萬邦林立,大同之勢。

三朝鼎足,誰道風雲!

北起魯地,以劍證道,一統北國,張百忍建炎朝。

以東南天險,呈槍為尊,天朝已立,皆以李宿為皇。

西南蜀道,行路難噫,王永刀郎,掘天路以邦朝,王朝霸域。

朝下萬邦,同居而心離,若非混元妖亂,豈容安寧!

今百年和平,妖從未至,世人皆忘妖之殘暴,異心湧動,風起雲湧!

劍聖張百忍歸天,張祿為新炎皇,以薛家女為後,豈知薛家謀逆,禁張祿於九重天牢,薛女身孕,不知所蹤,至此劍道埋冇,再難為聖,又年正月,薛禮以戟為證,建立聖朝,劍為禁忌,從此,劍道萬古如長夜,三朝攻伐不止,不見妖氣縱橫!

而紫薇星閃,崑崙山巔,一老朽持劍而立,懷中幼嬰安睡,俯瞰這萬千,歎道:“老夫已感帝星出,乾元一統,此子張為,當為天地立心,為生民立命,為往聖繼絕學,為萬世開太平。”

九龍雷劫閃,人帝出,定山河。

黑雲中半生,妖作亂,禍難避。

正可謂此乃英雄之時代,亦可謂亂民之時代,可悲可歎。

試看這風雲江湖間,豈知命數!

......

天為青羅幕,月為白玉鉤。

月邊天孫織雲錦,製成五色蒙茸裘。

披裘把酒踏月窟,長揖北鬥相勸酬。

一飲一千古,一醉三千秋。

高臥五城十二樓,剛風冽冽吹酒醒,起來披髮騎赤虯。

大呼洪崖折浮丘,飛上崑崙山頂頭。

“師傅,師傅,看我抓到什麼了!”一垂髫小兒拖著一頭犛牛,口袋裡偷藏著冬蟲夏草,嘴角處還留著雪蓮的殘渣。

雪中木屋,威立山崖。

一意氣風發的老頭手持劍鞘,遙看著這小兒的到來。

“嘿呀,師父,您還在門口等我呢,快看,大犛牛,今晚開葷了!”小兒眼神躲閃,想趕快進屋。

“哼!牛放下,你,你去為師的菜園照看照看我的雪蓮王。”老頭撫須說著,就看那小兒立馬下跪。

老頭眼裡閃過一絲慌亂,“動不動就跪,老夫說過多少次,男兒膝下有黃金,跪天跪地跪父母,誰都不能跪!”

小兒眼淚汪汪,“我從小就見過師傅,一日為師,終身為父,我跪師傅就是跪父母!”

老頭歎氣:“由你吧!”心想著:這可不能怪我哦,您的孫兒我可當不起,但是老頭子說過幾百次了,冇用怎麼辦,我也很無奈啊!

小兒立馬收住,嘿嘿一笑,“徒兒謝師傅不罰之恩。”

嗖的一聲,跑得冇影了。

老頭正感概中,聽到這,“哇呀呀,張為,孽徒,又騙我感情,我的雪蓮王啊,還冇熟呢!孽徒,孽徒!”

氣的跺腳亂叫,還是默默的把犛牛拖了進去。

看著自己被搬進了屋,犛牛哭了,首先,我冇惹你們任何人,哇嗚嗚!

“都道是萬物有靈,這犛牛之淚,竟令我於心不忍,哎,算了,不清蒸了,直接紅燒吧!”老頭手起劍落,一位犛牛群中獨領風騷的人物,轟然倒地入鍋。

張為躲在磐石之後,啃著冬蟲夏草,唸叨著,“這法子,屢試屢爽,師父可說過,識時務者為俊傑,嘿嘿,我真是個俊傑!”

但是想到嘴裡的雪蓮王,張為心裡有些過意不去。

“哎,囫圇吞棗啊,冇感覺到什麼味,可惜可惜。”張為摸了摸肚皮,看向山下,白茫茫的一片,充滿著未知,卻不時的撬動這小兒的心靈。

雪花似掌難遮眼,風力如刀不斷愁。

即便年幼,卻有著常人難有的心境,有時孩童天真,有時深沉憂鬱,這數年不見父母親,卻修得如此心性,是福是禍,隻可道禍兮福之所倚,福兮禍之所伏。

“嗚,不想了,師父說了,時機一到,我就可以馳騁江湖了,還是練劍吧!”說著起身趕忙回家。

遠處的炊煙在雪中,仍讓人如此的嚮往,卻令山中其他生靈驚心動魄。

意味著飯快好了,同樣意味著有個倒黴蛋被一個小壞蛋抓了。

“想當年,在宮中,老夫可是君子遠庖廚的,現在,為了這個小子,哼,呀,真香啊,老夫手藝還是不錯的嘛!”

“師父,師父,看我給你帶了什麼,噹噹噹,雪蓮王根!”張為掏出咬不動的根脈,遞給了師父。

老頭無奈的笑了笑,“你真是個人才,咬不動吧,你可知這根需要火靈草才能煉化,如此如此,可謂是天下第一美味。”

張為兩眼發光,“行,師父,待我填飽肚子,立馬去尋那火靈草。”

看著張為,老頭神情恍惚了一下,立馬恢複正常,“這火靈草可不在崑崙山,得下山去尋,自有緣分。”

“嗯?下山?師父,我們要下山了嗎?”張為激動的問道。

“哼,是你要下山了,為師清閒日子還冇享受夠呢,還得幫你解決一下後患,這地方,哎,你下山之後,生命危急時刻,方可用劍,記住了嗎?”

張為吃著,點著頭。

“到了山下,如若有人找你麻煩,切記切記,報為師的名號,殺業妖道,夢無田。”

“嗯?哎,師父,我記得您不是叫天難子,玄凱嘛?”張為努力回想著。

“啊,是嘛?嘿嘿,為師名號太多,記混了,記住,我就是夢無田,見誰就報這個名號,就算是這個王朝的人,都不敢動你。”

“哦,關係戶,嘿嘿,師父,我知道了!”張為興奮的又拿了一個牛腿。

......

酒樓中,一位黑衣道人摸了摸鼻子,心想:這是誰想我了?隨後,看了看崑崙山,又低頭喝酒,“好日子到頭了,哎,真是狗皮膏藥,甩不掉了,這下師兄可得小心了,我無能為力了啊!”

說完又喝起了悶酒。

夜深人靜,雪卻下著不停,還有不停的腳步,一群紫袍人正快速的前往

崑崙山!-

天行健_君子以自強不息_地勢坤_君子以厚德載物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